推荐资讯

马超前方的那个人,缓缓的上前手里依旧紧握着一把林刀

发布时间:2018-05-22 18:04 浏览:
营帐之外,心中焦急万分的马休和马岱嘀咕了两声,庞德依旧瞪着帐篷不说话,而旁边两个黑甲人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就淡定的站在一旁,头盔上的面具,也让庞德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是庞德也能感觉到这俩人根本就没有在乎这帐篷里面发生的事情。
 
    “砰!”一声巨响,已经再也承受不住压力的帐篷,一声脆响过后,里面支撑的梁断裂,而本来马超和那人好似商量好了一般,在帐篷外只能听到里面的打斗之声,帐篷好似没有丝毫的破坏,但是支撑帐篷的主梁断开,整个帐篷也就塌了下来,“刺啦!”一声撕裂的声音,只看红塌下来的帐篷之中飞出来一个影子,众人已经,瞪着眼睛张着嘴就望了过去。
 
    “额!妈的!”一听一句骂声,只看马超已经成自由落体……不对!是抛物线状态落下。
 
    “砰!”马超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而帐篷也已经塌了下来,裂开的帐篷布从天上落下来,而从裂口出,缓缓的显出来一个人,纵然帐篷已经落下,那人依旧傲然站立在原地,腥红的眼睛瞪着躺在地上的马超,马超挣扎了几下,忽然感觉胸口闷的不行,竟然一时站不起来,也就用胳膊肘支着身体,指着那人道:“哼!若是在马上,某定胜你!”
 
    “哼!”两声不削的冷哼,不是别人,正是在旁边轻松的站着的那两个黑甲人,庞德,马休,马岱都已经看待。
 
    “大哥……大哥竟然输……输了!”呆滞了片刻,马休终于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惊讶的说了一句。
 
    “大……大哥!”马岱惊叫一声,立即就要上前去扶起马超。
 
    “仓啷啷!”一声脆响,只看本来很是轻松的站着的那两个黑甲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拔出了腰间的林刀,对象了要冲过来的马岱。
 
    “马岱!”庞德,马休惊呼一声,赶紧将马岱拉出,三人怒视着那两个血杀营将士,但是谁都没敢上前,就凭这刚才那拔刀的速度,三个人已经自叹不如了。
 
    而傲然站在马超前方的那个人,缓缓的上前,手里依旧紧握着一把林刀,而马超呢,都称抛物线,开飞机了,本来手里的钢刀早就已经不知道丢到哪里,马超看着那不不接近的冰寒之气,脑门上不禁流下了冷汗,也不知道是刚才打斗之时流下来的,还是吓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马超看着不不接近的那人叱问道。
 
    “跟我走!有人要见你!”只看那人到了马超眼前,林刀一指,刀尖就在马超的鼻尖跟前,马超一动没敢动。
 
    那人冷冷的一句,倒是让马超有些奇怪,打了半天,这人连个哼哈之声都没有,马超还以为他是个哑巴,没想到还真不是啊。
 
    打斗和帐篷的垮塌引来了营内不少的兵马,但是一看这样的情景,特别是三个黑甲人的出现,那些匈奴的士兵没有一个人敢乱说话,那冰冷的声音随口道:“将那三个人带到别的地方!”
 
    “是!”立即有匈奴人走向那三个人。
 
    “不!我们不走,你们要那我们大哥怎么样!”
 
    匈奴兵将过来拉扯马休,马岱和庞德三人,但是三人十分不愿意,均是大喊起来,马超立即喝道:“有什么冲我来,别动我的兄弟!”
 
    但是四兄弟现在就是阶下之囚,哪有挣扎的权利,就好像李林在矿场一般,你是奴隶,你就是要被压迫的,匈奴人强拉硬拽将马休,马岱三人拖走,而马超一直受制于林刀之下,任平马超怎样的大吼,谩骂,对反依旧是一点反应没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