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常舒欣慢条斯理地道事情呐就是这个样子啦罗霸道可是说得明明白白

发布时间:2018-08-03 20:16 浏览:
 
    龙作作冷冷地横了他一眼,轻蔑地收回目光,转向杨千叶,又是一副笑逐颜开的模样:“我现在身边正缺个伴儿,之前……唉,你也知道。所以格外挑剔了些,没个看得顺眼
 
的。不想与你,我却一见如故呢,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我说一声,你就可以搬去大院儿了,不用再干这样的粗活。”
 
    杨千叶确实就是前夜悄悄潜入龙家大院的那个人,因为被人发觉,一时也想不到对付那些动物的手段,所以昨夜未去,如今居然可以堂堂正正地进入龙家大院,登时喜不自胜
 
 
    杨千叶雀跃道:“好啊!我也很喜欢大小姐这等爽朗的性子呢,多谢大小姐。”
 
    李鱼往旁边走了几步,站住,回头:“我走啦?我真的走啊?”
 
    龙作作道:“前不久有个山西大商贾常舒欣来拜访我爹,带来几款长安谪仙坊的胭脂水粉,我就不再从马邑州买了,今晚给你用一下,那才是真正的上等货色呢。”
 
    杨千叶讶然道:“啊!长安谪仙坊呀,那可是大唐第一等胭脂水粉店呢,听说许多使相千金也都是用他们家的货。”
 
    李鱼点了点头,掉头就走,屁都不放一个。
 
 第140章 风波将起
 
    其实……其实……
 
    无论是杨千叶还是龙作作,都不至于在刚刚发生那样的一幕后,居然就一下子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化妆品、首饰、服装上面。两个女孩儿都是刻意为之,不然怎么办呢?
 
    对龙作作来说,她真的很尴尬,只好装傻。而杨千叶也是心有灵犀地配合着她装傻,所以李鱼讪答答地一再声明要走而不走时,杨千叶心里反反复复的只有一个词儿:这个蠢
 
货!
 
    于是,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虽说龙作作还是有点懊恼,对于李鱼是否看过她的身子依旧存疑,可她相信了李鱼的理由,这种情况下,恩将仇报的事儿她是干不出来的。
 
    有关龙大小姐和李鱼的八卦在龙家寨持续发酵着,还衍生了一些“皇叔”版,“牛头人”版,如许众多的h同人,足见此事的热度之高。只是作为当事人,李鱼和龙作作都被排
 
除在故事共享的圈子之外了。
 
    李鱼依旧做他的飞龙卫,而杨千叶却成了龙大小姐的贴身女侍。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后天就是大年了,整个寨子里都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气氛。
 
    红喜字、对联儿贴得到处都是,包括牲口棚子、豆腐坊、猪圈,灶台上也换了新的灶王爷的画像,爆竹声声,小孩子们在寨子里跑来跑去,在西北苦寒之地,龙家寨就是一片
 
乐土,龙大当家受到那么多人爱戴,不是没有原因的。
 
    虽然整个寨子都在过年,飞龙队的战士们却依旧坚持着每两天一次的训练、体能、速度、战斗技巧,这些是不可停歇的,一旦停歇,必然下降,而下降一分,可能在未来的战
 
斗中就是一条性命。
 
    不过,李鱼等人的锻炼方法非常的简单粗暴。他们没有什么“系统的”“科学的”训练方法,在龙家大院二进院落里,有一间演武堂,每次训练,就是所有兄弟集中于此,实
 
战较量!
 
    你有多大本事使多大本事,只要你赢了,就是你的能耐。当然,这样的打斗,伤是免不了的,就算赢了的,走出演武堂时,也是鼻青脸肿。可你说这样的训练方式不科学么?
 
它却是最行之有效的、令人提高实战能力最快的办法。
 
    李鱼从演武堂里走出来时,一只眼睛是青的,右颊还有一块淤青,不过他的胸脯儿却挺得高高的。
 
    年轻人血气方刚,谁不想出类拔萃。在今天的较量中,李鱼做到了。之前他在初次训练时,虽然学了一身庞杂的武功,可在混战中还真吃了亏,因为他的实战经验太少,几次
 
摸索下来,他现在可是进步神速。
 
    在今天的演习大混战中,李鱼是最后依旧站着的三个人之一,而且受伤最轻,这不仅足以令之自傲,也在飞龙队其他战士眼中树立了他的威望。这些年轻人,可不管你什么出
 
身、地位。
 
    他们是刀头舔血,拿命讨生活的,所以唯一在乎的,就是你有没有资格成为他的战友,有没有资格在群狼环伺时,做他默契的战友、做他可靠的后背,才是他们最看重的。
 
    李鱼,已经赢得了这个资格。
 
    “哟!这不是李鱼么?怎么混得这么惨?”
 
    李鱼转过一个廊角儿,恰与杨千叶碰个正着。
 
    终于登上枝头,力压李鱼一头的千叶殿下一瞧李鱼那个模样,没来由的一阵欢喜,忍不住就想调侃他几句。只是话一出口,自己先嫩脸儿一热,觉得此种行为非常“鸡婆”,
 
一点不符合她高贵的身份。
 
    李鱼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转眼瞧瞧四下无人,便道:“还没找到小基基吗?堂堂的……,居然沦落到如此地步,也是可怜,还好意思笑话我。”
 
    杨千叶一直苦寻纥干承基而不得,她认定了纥干承基藏身于龙家寨,偏偏又不能大张旗鼓地去找,本就烦恼的很,李鱼的话正戳中她的痛处,忍不住瞪起了眼睛:“喂!要不
 
是我帮你解围,你不知被龙大小姐折腾的多惨,做人要知恩呐!”
 
    李鱼耸耸肩,吊儿郎当地道:“那也未必。说到底,也是本公子长得还不算难看,要不然,龙大小姐的所谓恩怨分明,只怕就得变成必欲杀之而后快了。”
 
    “哈!马不知脸长!你以为你很英俊吗?”
 
    “谁俊啊?”
 
    李鱼还没回答,龙作作忽然也从廊角转了出来,一脸好奇地问,把李鱼和杨千叶吓了一跳。二人都有秘密在身,可不想被龙作作知道真相。杨千叶心中慌张,赶紧掩饰道:“
 
他啦!自以为是,他……他调戏我!”
 
    龙作作这些时日与杨千叶相处融洽,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人,闻言一双俏眼登时瞪向李鱼。李鱼也慌了,哪有这么解围的啊,你是摘干净了,我呢?李鱼马上撇清,“呸”
 
了一声道:“大小姐,你别听她胡说,我会调戏她?嘁!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
 
    这句话说完,李鱼情不自禁地溜了龙大小姐一眼,拥有一半粟特人血统的龙大小姐,不仅长相迥异于中原美女,有异域风情,而且这身材……,人种不同就是不同啊,饶是大
 
雪寒冬穿得那么厚实,可那胸臀依旧依稀可见规模,身材着实地火辣。
 
    杨千叶一瞧他贬低自己,更瞧见他看向龙作作的眼神儿,一股酸溜溜的感觉陡然泛进心尖儿,忍不住怒道:“胡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嗯?”
 
    此言一出,龙作作和李鱼情不自禁地一起向她睨去,把个杨大小姐窘得俏脸儿通红,一时讪讪的正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一个正宗的山西老陈醋味儿突然响起来:“岗说,你
 
偕揍啥哩!耶,这女女栓址的很哩!”
 
    三人扭头一瞧,就见一个身量中等,身材有些圆润的五旬上下男子正瞧着他们,此时目光正落在杨千叶身上,笑眯眯的,两撇鼠须一翘一翘的。
 
    刚刚正被李鱼贬损一番的杨千叶一看,顿觉此人大有眼光,那双微微眯着,喜欢用眼角斜睨看人,显得有些色眯眯的眼睛顿时也觉顺眼了许多。
 
    李鱼看的却是这人的穿着,在龙家寨呆了没多久,对于皮货,他就不算外行了。眼前这老头儿虽然貌不惊人,可一身穿着却不简单。头上戴一顶皮帽子,那可是海龙皮的,而
 
且是海龙皮中最珍贵的银针海龙,远看白色,近看却是黑色,价值连城。
 
    身上是一件乌云豹的裘服。这乌云豹不是指真的豹子。豹皮没这么柔软、保暖与昂贵。这是沙狐皮,而且是只用沙狐颌下那部分的皮毛拼接造成的裘服,做这么一件怕不得几
 
十件上好的沙狐皮,同样价值连城。
 
    龙作作一瞧此人,不由一诧,讶然道:“常叔叔,这都要过年了,您怎么还在西北,没回家呀?”
 
    那常叔叔听她问话,便换了一口官话,叹口气道:“我也想回家过年呐,可是,走不了,走不了了啊!”
 
    龙作作疑道:“怎么?”
 
    那常大叔挥上挥手,神情有些凝重。只是他天生一副油滑面孔,那凝重也就只体现在眼神儿上,脸上神情始终给人一种无所谓的懒洋洋模样:“这些事,跟你女娃儿说了没用
 
,快带我去见你爹!”
 
    龙作作知道此人是父亲新近联络的晋地大商贾,龙家想彻底占有长安皮货市场,全赖他从中运作,当下不敢怠慢,连忙领着他往后宅里走。
 
    杨千叶现在是龙作作侍女的身份,自然也跟着离开,只是临走,还狠狠白了李鱼一眼。显然,那句“没胸没屁股”对杨大小姐伤害很大,她是万万分的不服气。
 
    李鱼和她各持把柄,真要说起来,杨千叶顾忌更多些,李鱼才不怕她,反而向她扮个鬼脸儿,又用手抚了抚自己平坦的胸口、再拍拍屁股,故意气她,哈哈大笑着往外走。
 
    可他刚出了二进院门儿,笑容就凝住了。头进院子里,停着几辆大车,刚刚与他一起在演武堂比武的那班兄弟,正从车上往下扶人或抬人,从车上下来的,有轻伤、有重伤,
 
还有一些手脚软绵绵地耷拉在车上还未有人顾及的,显然就是一具具尸体。
 
    “出事了!”
 
    这是李鱼的第一感觉。
 
    “卧槽!居然让我赶上龙家寨出事了!”
 
    这是李鱼的第二感觉。
 
 第141章 女儿当家
 
    李鱼看到两个人正费力地从车上搬下一具冻僵的尸体,忙也赶上两步,帮着往下抬人。看了看四下沉闷的模样,李鱼低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那两个抬人的正是慕子颜和李宝文,二人先是摇了摇头,但他们显然不是不知情,而是因为无奈与感伤,然后慕子颜才道:“年前发的一批货,让人劫了。”
 
    李鱼骇然:“这……都是咱们的人?”
 
    李宝文摇摇头:“是常大爷的人。”
 
    李鱼松了口气,慕子颜看了他一眼,道:“常大爷的人出了事,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们了。”
 
    李鱼的脸色马上又僵硬起来。
 
    李宝文拍拍他的肩膀道:“甭怕,出去往血海里趟一圈儿,回来就什么都不怕了!”
 
    龙大当家的花厅里,此时的气氛十分沉闷。
 
    要说沉闷,其实只是一种感觉,那位货也丢了、人手也折损了七八成的山西老陈醋常舒欣常大爷,依旧是一副慢条斯理的语气,脸上也是油滑气依旧,他真的很喜欢用眼角睨
 
人,而且会带出一丝笑意。
 
    此情此景下,那种笑意,几乎要被人误以为整个困局就是他设下的,所以才小露得意、小露狡黠,小……,他么的,看着胡子花白的龙大当家,他那眼神儿看起来也是色眯眯
 
的。
 
    好在他天生如此,就像有些人号啕大哭时看起来就是一副笑模样一样,龙大当家知之甚深,倒也不以为奇。
 
    常舒欣慢条斯理地道事情呐就是这个样子啦罗霸道可是说得明明白白之所以抢我的货冲得就是你龙大当家我老常是生意人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不管,但
 
连累到我,那就不好了嘛。”
 
    龙大当家道:“你说的是!我龙傲天做事也是向来精楚明白,该是我的责任,绝不推脱。”
 
    常舒欣笑眯眯地拿眼睨他:“我知道,所以才肯与你龙大爷做生意嘛。你看,我三十多条好手,折损了七七八八,这些人都有婆姨娃儿要养活,抚恤银子一大笔,我老常不差
 
钱,但这钱可不该我出!”
 
    龙大当家慨然道:“我明白!这笔抚恤,自然该我龙家寨出!”
 
    常舒欣斜眼睨着龙大当家,用兰花指点了点他,笑眯眯地道:“龙大当家的讲究,我老常就欣赏你这样的汉子。还有我那货,足足七车的上等皮货,罗霸道劫我的车,冲的是
 
你龙大当家,这些货,得你给我补上。”
 
    龙大当家重重地点了点头:“江湖规矩,那是自然!”
 
    龙大当家说完,眉头又是一蹙:“这个罗一刀,不是在大震关跟官兵叫板呢么,怎么突然又来劫我的生意。大震关的仗,打完了?”
 
    常舒欣慢条斯理地道:“这个事体,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懒得扫听。我现在呢,回家过年是赶不上了,我那十三房婆姨,恐怕都得哭鼻子。哎,这久不浇灌,可别耐不得寂寞
 
,给我老常来个红杏出墙才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