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遣人送到幽州公孙伯珪处就言要与其共取冀州之后平分其有勇无谋看

发布时间:2019-01-20 16:40 浏览:
  两人也是一笑,但却没再多说,而马超则说道:“今日我来此的目的就是想来与三位说明……”
 
    于是马超又把他刚才和张既说得给两人重复了一遍,王伉和庞柔一听,两人直接就看向了张既,而张既则对他们两人微微点头,那意思就是说一点儿都没错,而自也已经拜了主公了。别看庞柔的弟弟庞德就在马超的帐下做事,但是他和王伉一样,这么些年来都是听张既的。因为他们两个人都知道,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张既读书比他们多得多,而且懂得更是比他们多得多,所以他的选择就是没错的。他的眼光却也不是自己两人所能比的,跟着他走肯定就没错了。
 
    那么今日他都选择了拜马超为主,那么两个人自然也都没什么犹豫的了。对他们来说,拜一个熟悉的人当主公,比一个不熟悉的人可强多了,更何况他们两人的心中其实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只是没和张既说过而已。但是虽然两人都从未说过什么,但是这么多年了,张既对这个他当然是都明白的了。
 
    “伉见过主公!”
 
    “柔见过主公!”
 
    “哈哈哈,有了二位相助,实乃是超之所幸啊!”
 
    此次众人是皆大欢喜,而这次马超来了敦煌一趟,帐下收到了三个得力的臂助,他的心情自然是大好,而心说真是没有白跑一趟啊,来得很值得。
 
    敦煌之事也解决完了之后。马超就和贾诩又返回了陇县,而张既他们当然还得在敦煌任职,毕竟这个一时半会还是不会改变的。
 
    当初平元年也一去不复返后,时间也到了初平二年,而这一年要发生的事儿明显是比去年可来得多。
 
    在正月的时候。首先就是袁绍、韩馥等人以汉帝年幼为名,然后便欲废掉汉帝。最后推举汉室宗亲、幽州牧刘虞为帝。结果他们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虽然也拉了不少人,但是最后人家刘虞根本就没搭理他们,是坚辞不受,结果这个事儿就此作罢了。
 
    马超觉得袁绍他们挺有意思的,自己几人都不敢去登基称帝,然后就准备拉来个傀儡当皇帝。结果还遇到个不听话的,最后闹剧就收场了。马超这时候突然就想起了袁术,同为袁家的人,但是人家袁术拿个玉玺就敢直接称帝了。这点他袁本初确实比不上人家有魄力啊。袁绍是有那心没那胆儿,而袁术基本就是什么傻x的事儿都敢干。这一对袁氏兄弟确实还真是不一般啊,马超心说。
 
    这一日,下人来报说有人来投,马超一听,心说好啊,自己这儿终于也有人是慕名来投了,人家曹操啊、袁绍了,都有人慕名投奔,就自己这没有啊。所以马超一听,高兴得不得了,结果出去一看,确实是有人来投,还是自己必得的大才,但是人家可不应该说是慕名而来,而是彼此早就约定好了的。
 
    “哈哈哈,云弟,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孟起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白马银枪赵子龙,正是马超日思夜想的大才,虽然马超也不一定就能确定他一定会来投奔自己,但是当见到赵云的那一刹那,马超的心跳至少得有一百五十下,激动啊,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
 
    马超赶紧把赵云请进了州牧府,然后便向赵云询问了他这些年过得如何,赵云当然也不隐瞒,把自己这些年怎么过来的都和马超说了。
 
    其实赵云一直在和老师童渊学习枪法,直到童渊再也没什么交给他了之后,童渊才离开了,而赵云则是依旧每日不断地习练着武艺。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了如今。当然也不是说每日都是不间断地习练武艺,闲暇之时也帮着赵家村的村民干些活计,维持着生活。
 
    出世了之后,赵云就直接来到了陇县,投奔马超。因为他还记得当年彼此的话,而且还有他老是童渊临行前曾和他说过,要是有可能的话,还是让他来找马超。至于童渊不会给赵云做主让他去投奔谁,只是一个建议,但是即便如此,对赵云来说,这个也是相当重要的。
 
    马超一听,心说赵云确实不一般,在山中和童渊习武多年,童渊离开了之后,他自己又习武那么多年,真能在山里待得住啊。而此时他更是感谢童渊,童渊虽然没直接对赵云说什么,但是却不得不说,他确实是帮了自己,马超都明白。以后见到了,还得好好感谢一下。不过马超又一想,能不能见到还是两说啊。
 
    “云弟真是不错,想来要是我的话,可是不会在山中待那么些年独自习武!”
 
    这点马超确实是佩服,自己可不会在山里待那么多年。
 
    赵云一笑,他对此也没多解释,当然他不可能就一直在山上待着,还得下山帮着村里人干活呢,这些他都说过了。但是自己这个孟起兄好像是直接就给忽略了啊。
 
    “不知孟起兄是否还记得当年与小弟的约定?”
 
    马超闻言心说,来了,如今是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了,这事儿要是自己给忘了,那可就有意思了。
 
    --------------------------------------------------
 
    而当初的情景如今却还历历在目,“不知师弟有何志向?”
 
    “男儿当做卫青、霍去病!驱逐胡虏,壮我大汉天威!”
 
    “师弟,好样的!师兄我也是如此想法,如果以后有机会,你我当一起纵横沙场!”
 
    当初的赵云闻言便是连忙点头。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认同他。
 
    “师弟,我想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云期待着孟起兄所说的那一天的来临!”
 
    “会等到的!”
 
    场景变换,赵家村外,一个声音大喊着:“孟起兄,不要忘了我们之前所说。一起纵横沙场,驱逐胡虏!”
 
    “我怎么会忘?就怕到时候你小子不敢来!”
 
    不一会儿。传来了彼此都能听得见的爽朗的大笑声。
 
    --------------------------------------------------
 
    马超把当初自己所说的话还有赵云所说的话。都和赵云讲了一遍,赵云听着眼前一亮,随即也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便道:“老师临行前给云起了表字,云表字子龙,主公在上。云见过主公!”
 
    马超大笑,说道:“想来子龙也不会忘记当初的话,所以才有了之前一问!子龙没有忘记,我当然也不会忘记!”
 
    赵云投奔马超。当然不会没有原因。一是曾经的约定,不得不说当年马超的话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几句话对少年时期的赵云影响确实不小,到了如今,还是记忆犹新。二就是赵云老师童渊的建议,马超也不得不感谢自己这个师叔,确实是帮了他。三就是马超是个好的选择,对赵云来说就是如此。
 
    赵云家在冀州,那地方能投奔的人就那么几个,他说知道的冀州牧韩馥,渤海太守袁绍,还有就是不是冀州的,北平太守公孙瓒,这么几个人。至于刘备,赵云真都没听说过。
 
    韩馥不用说了,虽然冀州牧这个名挺吓人,但是其人没什么能吸引赵云的,而真要是比一下的话,袁绍不比此人强多了。但是赵云对袁绍也不感冒,虽然袁绍很有名声,而且袁家是四世三公,不容小看,但是这些却也是吸引不了赵云。他听说袁绍是诸侯联军的盟主,带兵讨伐董卓,但是最后进了雒阳就按兵不动,不敢向前了。就这么一点,赵云就不想投靠他。
 
    至于公孙瓒,赵云对他的印象倒是比韩馥还有袁绍要好,但是要是把他和自己的孟起兄比一下的话,赵云其实还是偏向马超,这个没什么说的。一个太守,一个州牧;一个三十多岁,一个才弱冠之龄;一个武艺平平,一个武艺高超;所以赵云的当然知道要如何选择。就算对待异族的态度,公孙瓒的战绩是多些,但是马超有屠杀羌人部落的举动,所以其实都差不多的。
 
    直到赵云问了马超记不记得当年的话,马超说得是句句不落,至此赵云是彻底拜马超为主了。对他来说,自己在马超帐下就是正确的选择,应当如此。
 
    这边拜主公也拜完了,马超赶紧是设宴款待赵云。并且把自己属下,能叫来的,都给叫来了,给彼此介绍认识。赵云除了认识个崔安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他也是不得不感叹,自己主公这些年帐下收拢的人还真是不少啊。
 
    确实如此,马超如今的手下,就说现在在陇县的人吧,有崔安、陈到、张飞、武安国、马岱、管亥、臧霸、魏平还有廖化,当然了贾诩也是,而守城的胡轸也算,虽然暂时他还不是嫡系,但是却也属于马超的手下了。
 
    至于十八子则让马超给派到金城那边去了,防范着羌人。在马超看来,只要把十八子放到西羌和凉州的边界,羌人基本上就不敢轻举妄动了。而也确实是如此,至少一时半会儿,羌人没什么把握的时候,他们确实不敢轻举妄动,对他们来说,十八子就是噩梦。
 
    一顿饭下来,赵云和众人也都算是熟悉了,相处得都还不错,赵云的性格很好,大家也都对他很友善,而这就是马超所要看到的,只有内部团结,没有什么矛盾,才能去征伐天下啊。(未完待续。。)
------------
 
第三四九章 袁本初谋取冀州
 
    至从拥立刘虞为帝一事失败了之后,袁绍就一直是不甘心自己就当个渤海太守,心说就渤海这么个小地方怎么能让自己大展身手?于是他的心思便活络开了,就召集了手下的一众谋士,准备商讨一个解决当前问题的好办法。.
 
    “如今天下纷乱,群雄并起,不知各位何以教我?”
 
    几个谋士一听自己主公说的这句话,都心说,看来主公这是已经不满再做这个渤海太守了,所以今曰才有此一问啊。不过几人心中倒还是很欣慰的,毕竟要是自己的主公真就没什么大志的话,那自己等人不就是白来投效于他了吗。要说自己等人之所以来投奔他袁绍袁本初,还不是就为了博个大好的前程吗。而袁家四世三公,袁本初又是袁家这一代的翘楚人物,所以当然首选的就是他。
 
    谋士逢纪赶紧出言说道:“主公,如今正值天下大乱,诸侯混战,而我军正当找一安身立命之地才是!不过幽州之地苦寒,而且幽州牧刘虞、北平太守公孙瓒、乃至辽东公孙康皆不是易与之辈,所以我军当以冀、青两州之一处为安身之地为好!”
 
    袁绍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元图所言甚为有理,却不知这冀、青两地取何处为好?”
 
    袁绍一听,逢纪所言确实不错啊,不过冀州和青州两地的话,他其实还是更偏向于是前者的。冀州在全天下都是个大州,当然了,这个大并不是说它的地方大,要说冀州的地方其实并不大,但是人多。虽然之前黄巾之乱对冀州的影响不小,但是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的冀州依旧是全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州,而且还是个产粮的大州,富裕的州,所以袁绍对冀州却也是不得不动心不眼红啊,人之常情嘛。
 
    “主公,属下以为,冀、青两州,乃至幽、并等都是我军所要取得的州。不过如今相比之下,属下则认为,还是当以冀州为安身之地为好!”
 
    要说逢纪他这点儿战略眼光还是有的,而且他也知道些自己主公的想法,自己主公要说不眼红人家冀州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恐怕他是早就盯上了人家的冀州了。
 
    果然,袁绍对逢纪的回答很是满意,于是便说道:“元图之言深得我心,不知对取冀州可有何妙策?”
 
    反正这几个都是自己的谋士,也算是心腹了,所以袁绍对他们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说了自己想取冀州的想法。而明着是问逢纪,其实也是在问他们。毕竟冀州是一州之地,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渤海所能比的,要是能,不说是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吧,反正当然是付出越小的代价,然后就能取到冀州就越好了。
 
    对于谋略这些,逢纪确实不太擅长。他和许攸还有郭图,论本事还是许攸最厉害,而且其实三个人也算是各有各自擅长的东西吧。比如说逢纪他的战略眼光还算不错,而许攸自然就是其智计了,至于郭图吗,他则比较善于言辞,所以做个说客什么的正好。
 
    果然逢纪他确实还算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这时候没再多说,毕竟他在这方面确实是不如人家许攸。
 
    袁绍他也是看出来了,谋略上面逢纪还差些,于是便看向了许攸,向他问道:“不知子远可有何良策?”
 
    许攸眯着眼一笑,说道:“不瞒主公,攸如今确实有一计,可让主公取得冀州!”
 
    袁绍闻言眼前一亮,来了兴趣,问道:“哦?计将安出?”
 
    “攸以为主公可以书信一封,遣人送到幽州公孙伯珪处就言要与其共取冀州之后平分其地而公孙伯珪其人有勇无谋看过主公之信后必定欣然同意,然后等其兵发冀州之时,冀州牧韩文节必将遣使来向主公求援,到时主公自然就可顺水推舟,带兵入主冀州了!”
 
    许攸说完,看着自己主公,心说我之计策如何,只叫他韩文节中计尚且不知。
 
    袁绍笑了笑,心说这个计策好,好啊。先骗公孙伯珪,让他来攻冀州,结果韩文节一害怕,就必然要求自己帮忙,那么到时自己再带兵一去,明着像是援兵,但实际则是谋夺冀州,那么之后冀州不就唾手可得了吗。
 
    毕竟让人请去的和明着去的还是很不一样的,明着去那就是直接谋夺人家的地盘了,但是被人请去,那却是帮忙的,至于冀州最后归属了谁,那这个其实就是个意外。
 
    袁绍看了看逢纪和郭图两人,“不知二位以为此计如何?”
 
    逢纪赶忙出言道:“子远之计,属下甚为赞同!”
 
    逢纪和许攸是同乡,都是南阳人,而且两人也是相熟已久,这时候逢纪肯定是不会给他拆台的就是了。
 
    至于郭图则对袁绍说道:“一切但凭主公决断!”那意思都听主公的了。
 
    袁绍一笑,“如此,那此事便就这样吧,我观此计可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