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还是江山更重要但是李儒还不能这么说他只好说道主公此事温侯有错

发布时间:2019-01-20 17:01 浏览:
之前先是有了颍川戏忠戏志才的加入而荀彧一听,便回答道:“主公,那董仲颖其人残暴不仁,而其手下将士士卒更是暴戾非常,此乃祸患也,恐终为所害!”说完,还点了点头。
 
    曹操则赞同地点了点头,他其实也是如此想法,看来荀彧和自己的想法也都一样啊,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董仲颖他在朝中,那是想杀谁就杀谁,他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而却没有个限度。至于他手下的将士,尤其是以李傕和郭汜,还有樊稠几人为最,是个个都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而且他们的手下士卒更都如此,几乎就是无恶不作。所以这就是取祸之道啊,早晚必受其害。
 
    正好此时手下的众人都在,曹操也是想借此时机问问他们下一步己方该如何作为,毕竟总不能麻烦自己的好友吧。因为至从雒阳回来后,自己带着剩下一万来人就待在了陈留,结果基本上都是好友张邈援助自己粮草什么的,有时还有袁绍的帮忙,而这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儿,所以今日正好也有了这么个不错的机会,也想看看众人对此都是什么态度。
 
    “各位,不知各位看我军下一步该如何啊?”
 
    荀彧他是刚投奔曹操的,所以他没先出言,当然他这其实是谦让了一下。此时倒是戏忠说话了,本来就算曹操不问,他也准备找个机会来说此事,因为如今正是有了个大好时机,“主公,忠以为我军当立即出兵东郡,以讨黑山!”
 
    曹操闻言眼眉一挑,来了兴趣,“哦?志才详细说来,为何我军要出兵东郡?”
 
    因为就在前些时日,以眭固、白绕几人为首黑山军进攻魏郡、东郡等地。而东郡太守王肱根本就没挡住人家,结果最后直接是兵败被杀了。所以当曹操得到东郡的消息后,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而之前他所想的不错的机会其实就是指此事。他想看看,自己手下的众人,是不是也和自己的想法一样,顺便再看看戏志才和荀文若两人都如何。
 
    戏忠一笑,说道:“主公,如今东郡刚被黑山军所破,而其人马还在附近出没,却还没有走远,所以此时可正是我军出兵的大好时机!趁着朝廷如今还没来得及调兵之时,我军便借机先杀败黑山军,到时主公有功于朝廷,就算他董仲颖再与主公有隙,却也不得不防民之口,到那时东郡太守便非主公莫属!”
 
    “哈哈哈,好,如此甚好!”曹操大笑,可见戏忠他所说的,是都说到他心里去了。
 
    自己向朝廷要官做,那他董仲颖很可能就是千方百计地找各种借口,却不会轻易地就给自己官职。但是一旦自己为朝廷立了功了之后,他董仲颖就算是再不情愿,却也得马上给自己官做,要不他怎么去面对天下人。所以到时名正言顺,自己就终于会有立足之地了。
 
    曹操此时却是看了眼荀彧,而荀彧则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荀彧他不是一个爱抢风头爱出风头的人,相反他却是个很谦虚的人,而他的想法其实和戏志才的一样,甚至如果要他来说得话,会说道更好,但是他却把表现的机会给了戏志才。荀彧此人,无论是从他的人品来说还是从他的性格来讲,可以说他真都是很不错的。
 
    而戏忠也是看了眼荀彧,对他微微一笑。要说两人是相识多年,而谁的性格脾气都如何,可以说他们都是相当清楚的了。别看一个出身世家大族,而另一个是贫苦寒门,但是两人却依旧是至交好友,交情莫逆。
 
    曹操拍板儿决定了此事后,他就带着他那一万来人,是立即就兵发东郡,去围剿黑山军了。
 
    结果黑山军不说是不堪一击吧,但是确实也差不了多少,就凭他们那两下,如何是曹操的对手。别看曹操的士卒也没经历过多少阵仗,但却也都是见过血的了,而且在二十几万的大军中混了那么多时日,所以岂是那些乌合之众所能比的。更重要的是曹操手下还有荀彧、戏忠这样儿的谋士,所以黑山军他们怎么会是对手。
 
    就这样,曹操带兵辗转了好几个地方,最后终于是把眭固他们都给打败了,从而平定了东郡。
 
    之后袁绍为了收买曹操,他是特意上表朝廷为曹操请功。而曹操之后便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东郡太守,从此便有了他自己的立足之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第三五三章 欲惩吕主从生隙
 
    初平三年,长安,此时的董卓正在大怒着,早已踢翻了身前的长案,他大喊着:“吕布,吕奉先,辱我太甚,我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这时闻讯而来的李儒赶了过来,忙问道:“主公息怒,主公息怒啊,不知何事以致于此?”
 
    董卓明显是气儿还没消,不过听了李儒一问,他还是把事情的始末缘由给他讲了一遍。李儒听着自己主公所讲,他是越听,眉头皱得就越深,心说坏事啊。
 
    是什么事儿呢,简单地来说,就是吕布和董卓的小妾两人有染,结果还被董卓给捉奸了。当然这事儿董卓自然是不能答应,结果被发现后,吕布是急忙躲开逃走了,而就剩下董卓大发雷霆,对他是破口大骂。
 
    等董卓给李儒都讲完后,他说道:“文优,他吕奉先辱我太甚,你说我能放过他否?”
 
    李儒忙道:“主公,儒敢问主公一句,是那个小妾对您重要,还是说温侯对您更重要?”
 
    吕布掩护董卓他们迁都到了长安后,董卓特意赏赐了他,加封温侯,吕布也是封侯的人了。
 
    对他来说谁更重要,董卓当然很清楚,他虽然变了不少,但是还没到那么老糊涂的时候。不过在董卓眼里,这个事儿可不是李儒那么看的。确实,相比较而言,当然是吕布这个绝世武将更重要,这个没说的,一个小妾怎么能和一个绝世武将相提并论呢。但是这个事儿的根源不在这儿,而是在于董卓他自己的面子问题。
 
    因为在董卓看来,如果他吕布真就喜欢自己的那个小妾,他大可以在私底下和自己说一声,然后自己一高兴就把小妾赏给他了。本来就一个小妾而已,赏赐给得力属下也不是不可以。而且还能拉拢人心。这又何乐而不为。但是吕布他也没和自己说什么,就在私下勾引自己的小妾,这说明了什么,这就说明他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个主公放在眼里,觉得自己不能发现,不知道,就做那苟且之事啊。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他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和自己的小妾在那郎情妾意,两人搂搂抱抱,这成何体统。真当自己是不存在的?所以董卓怒了,他是彻底怒了,小妾居然和吕布有染,这也让董卓觉得是特别没有面子。自己知道自己的相貌不如他吕奉先,本事不如他吕奉先。而且他吕奉先还年轻,自己却已经是迟暮了。身体最近也更是不好。所以小妾和吕布有染,他董卓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就是这样儿,他才更不能忍受,作为一个男人还能忍受这个吗。董卓他这小妾就是在赤/裸/裸地打他的脸啊,董卓当然是不能忍了。
 
    董卓他是年纪越大,就越是把自己的脸面看得越重。尤其如今的他更是达到了权利的巅峰,所以他更是看重自己的脸面。但是却没想到,就在吕布和自己小妾这儿是丢尽了。
 
    他难道不知道吕布对自己的重要性吗,当然知道。但是那更多的是以前了。还在雒阳的时候,那时候很多东西都要靠着他吕布吕奉先,所以董卓他自然清楚。但是如今迁都长安,而重要的是董卓早就没有了争霸天下的心思,所以吕布对他来说,确实已经不如当初那么重要了。
 
    如果说还是在从前的时候,别说吕布和一个小妾有染了,就算是和他董卓的女儿有染,董卓他都马上就会把人送给吕布,以结其心。因为那时的董卓还是有着雄心壮志的,他知道吕布对他有多么的重要,连最宝贝的赤兔马董卓都给送出去了,他难道还会在乎一个女人吗。至于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根本那也没吕布一个人重要啊。
 
    但是如今的董卓,至从十八路诸侯讨伐他之后,他被迫迁都长安,这时候董卓的雄心壮志早就被磨平了。而董卓也还没到那么糊涂的地步,他算是看出来了,天下大乱,诸侯混战,自己已经是不能进取,所以只能是无奈守成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自己的年纪太大了,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身体还不好,所以和天下群雄去争,多少年才能有最后的结果,十年二十年根本肯定就是不够,但是自己的身体估计都没有十年了吧。
 
    而俗话说得好,“人老不讲筋骨为能”,如今都到这个时候了,董卓他还有什么去争霸天下的心思。他如今只有躲在长安享乐的心思了,反正争霸是不行了,但是享受还是没问题的。在他看来,自己的手下还有近四十万的大军,守住长安和大半个司隶,这一亩三分地儿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而这种时候,他吕布吕奉先对自己可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董卓知道,吕布是个去争天下的棋子,而却不是个守江山的棋子,所以自然他的重要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就是如此,所以如今他吕奉先折了自己的面子,自己还能轻易放过他吗?董卓知道,如今不是自己靠着他吕布吕奉先的时候了,而是反过来,他吕布吕奉先要靠着自己才是。他吕奉先有今日这一切是谁给他带来的,那都是自己给他的。如果他还在丁建阳帐下的话,估计如今还只是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主簿。
 
    当然他吕奉先也可以离开自己,去另投他主,但是有几个敢收留他的,就算是收留了他,他还能像如今在自己帐下有今日这样儿的地位吗?所以董卓不惧吕布什么,反而他觉得应该是吕布怕自己才对,所以他才是如此强硬的态度,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明白,自己才是主公,而他吕奉先,说好听了是自己帐下的大将,说不好听的,那就是一条听话的狗而已。
 
    此事董卓不高兴地说道:“文优,为何你不把自己家的小妾给他吕奉先送去?”
 
    李儒一听,他知道自己主公这是在表达对自己的不满了,所以才这么说的。他心说,我家的小妾,我家的小妾他吕奉先也没看上啊,如今他这不是看上了主公的小妾吗,不是我的啊。不过李儒可不敢这么说,因为他要是敢说自己家的小妾吕布没看上的话,那么他知道,自己主公绝对就要说,那么他吕奉先要是看上了你母亲,看上了你妻子,看上了你嫂子,看上了你妹妹……难道你就都送过去吗?
 
    凭借自己对主公的了解,他绝对要如此说辞,所以李儒可不敢说这句话,所以只能说道:“主公,舍一人而使大将归心,这个值得啊!”
 
    董卓对他则缓缓地摇了摇头,“却已经没有办法了,那个小妾早已让我给赐死!所以此话不必再多说!”
 
    李儒一听,心说完了,彻底完了。自己主公这么快就下手把小妾给赐死了,这也实在是让人所料不及啊。
 
    本来听说自己主公当时给了吕奉先一手戟,然后对他是破口大骂,已经让李儒心说不好了,结果如今那个小妾也死了,李儒知道,这是彻底把他吕奉先给得罪了。吕布这人李儒还是了解些的,在有些方面上他确实不是什么心胸宽广,根本眼里就容不进沙子,所以这么件事儿是要被他所记恨的。
 
    “主公,儒以为,此时应该重赏温侯,然后再赏赐其几个美人,以安其心啊!”
 
    李儒想到了一个补救措施,希望能有用。不过董卓明显是不同意,心说怎么他勾引我的小妾,反过来我还得给他送东西,送女人,天下哪有这个道理。如今我董仲颖权倾朝野,他吕奉先本来就做得不对,怎么我还得放下姿态去拉拢他吕奉先?
 
    “哼!如此不可能,他吕奉先有错在先,为何还要赏赐于他?”
 
    李儒闻言心说,主公啊,是面子重要,还是一个大将更重要啊。或者说是你自己的面子重要,还是江山更重要。但是李儒还不能这么说,他只好说道:“主公,此事温侯有错在先是不错,但是如此作为才能更显出主公的大度。而主公如此,不只是去笼络他吕奉先,而是安抚所有人啊!他人见了,吕奉先有错,主公尚且能大度原谅,那么他人自然会更安心地在主公的帐下效力了!”
 
    董卓一听,李儒的话说得有道理,很有道理啊。自己不是去拉拢他吕奉先一人,而是让其他人都能安心,一看,吕布犯错了,自己都能原谅他,那么其他人就会觉得自己这个主公很大度,胸怀宽广,在自己的帐下做事,能安心很多。
 
    想了挺长时间,董卓终于是松口了,“好吧,一切便依文优所言!”
 
    “主公英明!”
 
如今这又有了颍川颍阴的荀彧荀文若他也来投奔于曹操而曹操对此心中是非常高兴虽然在雒阳当时是大败而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