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而那人则是偷偷的递给了去卑一个布条

发布时间:2018-05-22 17:56 浏览:
“大单于!”猛升反应极快,立即道:“我往乃是奔着与大单于有共同的敌人,才回前来与大单于共击东羌,大单于为何会这样说我西羌!若是这般,我西羌为何不与东羌联合,对抗大单于,恐怕到时候,大单于东西不能相顾,如今虽然是大的东羌节节胜利,恐怕到时候也是维持不了多久了吧…………”东羌乃是在匈奴的东南方,而西羌是在匈奴的西面,要是两家联合,共同对抗的去卑的话,去卑要被迫两面作战,肯定是两面无法兼顾,所以说猛升的话说得也不算错。
 
    说话的时候,猛升还特意瞟了一眼一旁的马超,马超微微颔首,不错,这个计策正是马超所出,这样的时候,马超当然知道,要是西羌前来跟匈奴是好,匈奴肯定是不会乐意的,所以就要恩威并施,软硬兼备,跟匈奴是好,也要不断的威胁,而马超当然也是要给父亲报仇,父亲乃是被东羌人所杀,自己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马超是一门心思要给父亲报仇,奈何自己那么一点残余下来的西凉军,根本就是妄想,而西羌呢,实力也是不济,所以马超只好先在西羌安顿下来,等待伺机而动,而此时,匈奴忽然的崛起,是让草原上的各大部落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忽然回来的一个本来名不见经传的去卑,仅仅及时一个被利用的左贤王义子,竟然在忽然回到匈奴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杀了匈奴大单于羌渠和右贤王呼厨泉,随即有以雷霆万钧,心狠手辣的方式,付出了最少代价,稳定的匈奴。
 
    本来这些都是匈奴内部的事情,外族是不能插手的,但是随即,几乎没有任何的喘息的时间,匈奴竟然飞速的攻打东羌,自以为是草原上无敌手的东羌,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不到一个月,就已经丧失了一半的领地和子民,知道了这些信息的马超,就好像是李林刚才听到了马超的名字一样,两眼放光,立即就鼓西羌王俄何烧戈,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马超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嚣张,闷哼,自傲的纨绔子弟了,已经逐渐了成长,用各样的方法,全懂了西羌王俄何烧戈,并且跟随猛升前来了匈奴,面前大单于去卑。
 
    不过这一会,马超想错了,去卑的心里可是绝对不怕威胁的,别说如今的去卑,早就已经无所谓生死,自己的命都是自己的头儿,你西羌用这样的方法威胁我,妄想,两面作战便两面作战,自己的头儿主谋冠绝天下,还摆不平你们!
 
    “哼!”去卑狠狠的一拍面前的桌子,喝道:“莫非你家大王派你们来,就是要威胁我的?”
 
    猛升没想到这个去卑说发火就发火,立即道:“西羌与匈奴素来无有战事,刚才我所说之言,乃是希望大单于能够明白,与我王合作,乃是百利而无一害,而不与我王合作,那么……大单于,你也应该明白!”虽然是在匈奴的地盘,但是西羌的丞相也是软柿子捏的,照样十分有范的看着发怒的去卑…………
 
    “来人!”不远处的李林抱着阿郎喊了一句,一旁自然有护卫过来,李林摆摆手,那人耳朵探了过来,李林耳语寄去。
 
    “诺!”护卫点点头,随即便退了下去,不一会,只看去卑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而那人则是偷偷的递给了去卑一个布条,去卑很是随意的低头一看,三秒之后,微微一点头,那人便立即消失,而那个布条,也是立即被烧毁…………
 
 第九十一章 马儿来了
 
    看了李林的纸条,去卑心里是彻底有底了,怒声说道:“哼!告诉你家大王,要战要和,全凭他自己所想,要是用这种事情来威胁我匈奴勇士,你问我们匈奴的勇士们干嘛!”
 
    听到了去卑的怒吼,两旁站着的匈奴铁卫立即怒吼出来道:“不干!不干!”
 
    猛升和马超都是已经,这个匈奴人怎么会这样,拿到就这么想独吞东羌这一块肥肉?马超忽然出来,道:“大单于!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已经可以完胜东羌,莫要忘记,这东羌后面,便是大汉如今最强大的诸侯刘和!东羌的大军还在,而刘和的大军更是比东羌只多不少!你以为你就凭你那五万匈奴勇士,可以战得过东羌和羌胡吗?”
 
    “你好大的胆子!”听到马超这么说,去卑立即怒骂一声,指着马超喝道:“你竟然敢赶着对本单于说话,来人,给我拖下去砍了!”
 
    “你!”马超气急,本以为这去卑有这样的手段,也算是一方英雄,没想到竟然也是一个浑人,猛升立即道:“大单于,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如今我西羌与匈奴并无仇怨,难道大单于就要这样怠慢我们西羌的使者吗?”
 
    “哼!”去卑冲冲的哼了一声,道:“你们竟然威胁本单于,本单于就有理由杀了你们!”
 
    “大单于!”猛升也是已经完全暴怒,低吼道:“莫要忘记,我西羌三万大军就在你的西面看着你!难道你还真的要与我西羌结下如此仇怨吗?”
 
    去卑一摆手,无所谓道:“东羌十五万大军,我匈奴勇士都不放在眼里,你西羌三万大军,莫非还能敌得过我匈奴勇士不成!”
 
    “好!好!”猛升怒不可遏,既然已经谈崩,那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狠狠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大单于你竟然这么说,那么就等待着我西羌勇士的拜访吧!”随即冲冲的喝道:“走!”便回头向外走去。
 
    而马超呢,心中也是叫苦,本以为可以顺利的跟匈奴人合作,自己便带领剩下的数千西凉军,在匈奴和西羌的帮助下,为父报仇,马超可是对这胡人的地盘没什么兴趣,而自己心系的是自己的老家,凉州,自己为父报仇,也可以立下大功,帮助西羌俄何烧戈壮大实力,从而也希望他会帮助自己攻打韩遂,让马家子孙重回凉州,要知道,自从伏波将军马援那一代,马家便已经驻守西凉,但是如今,竟然被被人赶了出来,这是多么大的耻辱,父亲被胡人所杀,而自己竟然无法守住家业,自己要是不夺回西凉,自己如何面对马家列祖列宗,但是看着去卑蛮横的样子,马超心灰意冷,心中哀叹一声,带着自己几个弟弟回头,跟在猛升身后走了出去…………
 
    “慢着!”哪知道去卑忽然吼了一声,猛升停住脚,头也不回,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去卑单于,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只看去卑阴邪的一笑,看着众人的背影道:“嘿嘿!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当我这里是哪里啊!”
 
    “什么!”猛升一惊,怒气冲冲的回头,喝道:“莫非你还要扣留我们不成,我们可是西羌王的使者!”
 
    “哪有什么使者啊!”去卑立即
    “大胆!”去卑怒吼一声,道:“竟然敢辱骂本单于,来人,拉下去关起来!”
 
    “你……你……去卑!你……”众人都是语塞,不知道这个去卑是不是有病,竟然会对他们动手,无论是猛升,还是马超兄弟们,均是大骂起来,但是又有什么用,周围的上百匈奴勇士可不是吃软饭的,立即上来,因为刚才进来的时候,众人的兵器都已经被没收,所以面对上百个匈奴铁卫,纵然你马超在牛逼,也是没有办法冲出去,更何况,这里是哪里,是匈奴的单于大帐,外面更是有这至少数千的匈奴铁卫,马超能有和动作,不一会,众人便被匈奴的铁卫给制住,压了下去。
 
    “嘿!你们说,咱们丞相和马超将军是不是都在里面吃饭了,这么长时间了都!”而在外围的猛升护卫们,等待着自己的主上出来,也是无事便说起了闲话。
 
    “嘿嘿!肯定啊!估计这么一来,咱们西羌与匈奴联合!咱们就可以好好教训一下那些东羌的狗崽子们了!”
 
    “是是!”众人不停的交头接耳。
 
    “不可胡言!”忽然一声沉声的低吼喊来,众人立即停止了嘴,一看,正是一个汉人喊出来刚才的话,几个西羌人很是不乐意,但是也是干部不敢言,嘴巴嘎巴几下,明显是在骂着这个汉人,但是也是不敢让他看到。
 
    那个汉人也是心中十分的焦急,想快点知道结果,心中不停的嘀咕着,“孟起!定要成功啊!一定要给主公报仇!一定要个各位叔伯报仇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