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自己怎么能够放弃自己做了那着让家人兄弟过上安宁富足的日子吗

发布时间:2018-05-31 15:24 浏览:
 “主公!”众人惊呼一声,飞一般的赶了上来,赵云立即抱住了李林的身子,李林只感觉眼前一黑,迷迷糊糊之中只能听到众将士的惊叫之声,随后……就没有随后了…………
 
    “嘿!老头!你怎么有给我弄到这里啦!”
 
    又是一片白茫茫的虚空,四周只有白色的一片,看似那么的清晰,但是一伸手去抓,确实什么都没有。
 
    对于这样的环境,李林是一点都不陌生的,因为他已经不止一两次来到这里了,而每次来到这里,总有一个老头跟他逗闷子,那个白胡子,白眉毛的老头就是左慈。
 
    “呵呵!怎么是我把你弄到这里来了,是你自己又来了好吧!”果然那个白胡子的左慈再一次显现在了李林的眼前,李林很是郁闷的看着他。
 
    看着眼前的老头,李林真是烦透他了,每次自己一闭上眼睛,都会出现这个地方,这老头出了最开始的一次还跟自己说说什么天命所归,不可逆天啥的,第二次开始就是跟自己逗闷子,没事瞎聊,还说他在所见所闻的,有时候还给李林来几个戏法,李林也是个自来熟,时间一长,也在这一片的虚空里面跟左慈逗着玩,但是时间一长,总在这样无边的虚空里面,李林也是不怎么喜欢啊。
 
    看着左慈,李林很是郁闷的说道:“喂喂喂!我是上辈子欠你的,是烧你家房子啦,还是霸占你妻女了,你怎么老跟我来这个,赶快给我放回去,老子还要打仗呢!”
 
    “呵呵!你就这么喜欢打仗吗?”左慈笑着捋了捋看着李林,李林只感觉那一双眼睛直接可以把自己给穿透。
 
    李林一摆手,没好气到“愿意打个屁啊!但是不打能行吗?现在不灭了刘备和江东,以后他就会来打我,那个时候还会死更多的人,倒不如现在就给给他们收拾了!”
 
    左慈一听,看着李林很是无奈的表情,摇摇头,开口到“这个…………”
 
    “诶诶诶!”李林赶紧抬手插话道:“你可别跟我说什么不可逆天而行啥啊!不逆天,老子稀里糊涂到这里来干嘛!”说着,李林很是气恼的盘着腿坐了下来,自己前后左右上下都是一片白茫茫的一片,李林走不知道自己站在啥东西上面,反正会这个东西坐着还挺舒服的。
 
    左慈依旧的摇摇头,看着李林,道:“李公子,你可曾想过回去?”
 
    李林疑惑的看着左慈,道:“回去?回哪?”
 
    “回家?”
 
    “哪个家?”李林一听,皱着眉头看着左慈。
 
    左慈捋着胡子淡淡一笑,晃着脑袋道:“李公子真正的家!”
 
    “你说啥?”李林一下子窜了起来,看着左慈,紧盯着左慈道:“你是……你是说你能给我弄回去了?”
 
    左慈邪邪的一笑,看着李林,道:“老朽可是说不能给李公子送回家啊?”
 
    “你丫早说啊!咋回去啊!”李林赶紧问道,差一点就上前拉出左慈的脖领子。
 
    左慈摇摇头,缓缓道:“李公子牵挂还是太多了,现在还没有办法回去!”
 
    李林疑惑道:“你说说!我要怎么才能回去!”
 
    左慈笑道:“放弃这里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不行!”李林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说如今身边的兄弟们,就算是让我放弃自己的家人都不可能!”
 
    左慈淡淡一笑,道:“所以说老朽说你现在还回不去!”
 
    “那你还说这么多废话!”李林骂了一句,又坐了下来,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失落,虽然可以回家,可以回到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多么大的吸引力,但是让李林放弃如今的一切,李林真是的没有办法,李林可以毫不犹豫的做出选择,选择现在,选择自己家人,兄弟…………
 
    “但是…………”左慈话锋一转,缓缓道:“但是李公子,如果你依旧选择当下,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啊!”说着,左慈指了指李林。
 
    李林听了左慈的话,疑惑的看着左慈,看着左慈指着自己,李林狐疑的顺着左慈的手指看去。
 
    “啊!啊!啊!”李林忽然尖叫了起来,惊恐的尖叫,经历了十八年的血雨腥风,李林竟然还会这般惊恐的尖叫。
 
    就看李林竟然下半身消失了,不!不是消失,而是下半身好似已经埋在了这白茫茫的虚空之中,李林竟然只能看到自己的药以上的身子,自己的屁股,还有自己的小李林呢!都没了!都没了,任何人看到这样古代场景会不惊讶呢?会不恐惧呢?
 
    李林精光的晃着自己的身子,不管自己大脑怎么发出活动自己双腿,双脚的指令,但是李林都是毫无感觉,只可以不停的扭动自己的腰,甚至两只手狠狠的想要支起自己的身子也是不可以,李林立即惊慌的看着左慈,嘶吼的喊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左慈十分的淡定看着李林的样子,依旧那邪笑的模样,捋着胡子,缓缓道:“李公子,若是你在选择当下,你的身体就会一点一点,的向下,一点一点的向下,直到你全身都陷入这白茫茫的一片啊!”说着,左慈还挥挥手指了指四周。
 
    左慈那样的表情,那样的动作,更是让李林惊恐无比,还在不停的扭动身子,左慈依旧淡定的问道:“李公子,你到底是选择现在,还是跟我走啊!你可要快些选择啊,不然的话…………”左慈说着,李林有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往下沉,好似有人在下面拉扯自己,不!是很多人,那巨大的力量李林根本无法挣扎,只有张牙舞爪的想要将自己的脱离开来,但是两只胳膊根本找不到借力的地方…………
 
    “选择!选择!”左慈说出的这两个字纵然是李林惊慌无比,依旧在自己的大脑之中清晰的回荡着,走遍李林的全身……上半身……阵杂东号。
 
    “家人!兄弟!还是回到来的地方,自己能够活命,但是要抛弃一切,所有的一切,回到家呢?那里是什么样,自己会是什么样,自己能够干什么?什么都不知道,还要自己舍弃一切吗?爱人,二女,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自己怎么能够放弃,自己做了那么多,不就是想着让家人兄弟过上安宁富足的日子吗?可如今这样关键的时刻,竟然要自己抛弃他们!怎么会……自己根本办不到!自己宁可死!”李林挣扎着,不停的挣扎,但是随后,李林的动作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逐渐的停了下来,虽然那紧绷绷的双臂还能看出来李林想要挣脱,但是李林的眼神,已经告诉左慈,他放弃了挣脱…………
 
相关阅读